奇女子的书画情结

日期:2020-07-29 16:47:41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在明末能书善画的女子中,有两位才华奇逸的风尘女子,其无论是精深之书画造诣,还是品德之高风亮节,在人们心目中,都值得敬重和钦佩。一位是劝夫殉国的烈女子柳如是,她是大诗人钱谦益的后纳小妾。清军入关后,其劝夫不成,便自缢殉国,表现出一弱女子不惧满人侵辱的刚毅品格;其善书,笔力遒劲尽现丈夫气!另一位就是能文善武的江南才女薛素素。她在题赠秦淮名妓马湘兰的一对楷联中写道:“但将竹叶消春恨,应共桃花说旧心”。联写得真情感人,字写得笔致秀逸,可谓“词翰双绝”。让江南才女在满腔苦涩的怨恨中品味出竹叶酒的香醇和辛酸.

薛素素(1573年-1619年,原名玉,又名薛五,以字行,又字润娘,一作润卿,号雪素,吴县(今苏州人,江南名妓。其姿丽素雅,气质脱俗,才艺出众;工诗、善画、能书、通音律。并喜驰马挟弹;曾闻其以两弹丸先后发,使后弹将前弹击碎,让人叫绝,自命女侠。

薛素素善小楷,曾意临《黄庭经》,笔法可谓精致,气息秀韵,风神尽在晋人矩规法度之中;偶写竹兰,笔法趋逸清新,姿态摇曳灵动,气节高风脱俗,一派堂堂君子风。故世人评其为“下笔迅扫,各具意志”。又精水墨观音大士,文士李日华曾题其所绘《花里观音》有“慧女春风手,百花指端吐”之赞;可谓喻之贴切。薛氏中年敬佛,思想已遁入空门,画风已渐趋于“冷香清艳,山谷空寂”之意境!

这张《兰石图》扇画构图,完美精整,笔致趋绝,姿态风雅灵动;寥寥数笔,便将画境渲写的气息拔俗,一派幽谷空灵之气象;其清心芳香之气着实让人陶醉。自古写兰名手甚众,然能写出如此空灵意趣乃至风雅笔致的人,实不多见。因而,我们从画中可清楚地感受到“巾帼不让须眉”的大丈夫气质。

是幅《兰石图》扇面画于“戊戌秋月”也就是1598年,这时的薛润娘芳龄才20岁出头;正乃是“风姿娴雅,容丽可人”的出水芙蓉,姑且不说她的丰韵丽姿,就她精善“琴棋书画”这一手,足令多少豪门显贵、风流才子为之倾倒。

我们在品赏其画之余,仿佛透过薄如蝉翼的香帘,隐隐看到画家清丽可人的秀容,对着洁净如雪的素绢正拈香沉思;好像一幅完美传神的画作即将构思完成。

款字下钤朱文“素心人”印一方,以暗喻自己“素心清白,不苟同污”的珍贵品性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